國雙科技祁國晟:在賦能數智化轉型路上不斷夯實“底座”

審前過濾、閱卷審查重點標注與高亮識別、文書自動生成、智能文書校對……這是我們在國雙科技北京總部展廳一角看到的一幕,這里系統展示了大數據賦能“智慧司法”建設的生動實踐。

通過使用智訟系統,原來一位法官要做4個小時的案件,現在僅需要10分鐘。作為中國領先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提供商,國雙科技不斷發揮在該領域積累的技術能力,在政府及央企數字化轉型中發力探索。

回顧國雙科技的創業經歷,也正是國內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產業發展以及技術賦能行業的縮影。如果把時間指針倒回到千禧年初,此時中國互聯網發展已10年有余,在網易、搜狐、阿里巴巴、騰訊、百度等互聯網公司掀開時代帷幕之后,一批又一批互聯網弄潮兒投入巨大藍海。國雙科技創業團隊便是其中一員,成為時代洪流中的開拓者。

迭代的是技術,不變的是持續積累

見到國雙科技創始人、CEO祁國晟,是在展廳旁邊的一間會議室里。經歷了行業的初創、發展、變遷,此時的祁國晟多了不少沉穩和淡定。他背后的國雙科技成立于2005年,英文名叫“Gridsum”,是“Grid”(網格)和“Sum”(求和)兩個單詞的合成,代表用并行分布式架構Grid處理加法Sum運算。

17年前的這一命名邏輯,始于祁國晟對于分布式計算的敏銳技術預見。這一思考,也在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新一代網絡架構升級及信息技術落地的當下逐漸得以驗證。

“我們認為,它是一個并行且可以并行化運算的數據倉庫系統,可以拿來服務新一代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企業需求的‘底座’。它支持了當年很好地服務世界500強外企。”祁國晟回憶。

團隊成立之初,國雙科技將服務客戶聚焦于大型及超大型企業。在最初為上百家世界500強企業提供大數據處理SaaS的服務中,積累了強大的數據處理能力,并在不斷衍生迭代中將SaaS從應用變成平臺,推進自主SaaS軟件的PaaS化發展,實現了國產軟件技術的產品化推進。“當時百分之八九十的業務是服務500強企業。但是現在一半的業務是這些,其他一半是央企。”祁國晟說。

迭代的是技術,不變的是一以貫之的創業理念。伴隨國內消費互聯網產業不斷發展,國雙科技經歷了基礎算力積累期、智能算法成熟期、產業場景貫通期。這三次重大業務轉型,在外部看來都是跨越式甚至是進入完全不同的賽道。但就自身而言,國雙以科技力解放社會生產力、以科技勞動迭代生產關系的初心從沒變過。

“我們的發展戰略還是和在上市時招股書里寫的一樣——要把‘底座技術’抽出來產品化,然后去服務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企業的需求……”祁國晟提到,以前服務500強企業時發現,平臺軟件“底座”不會購買中國軟件公司的產品,但在中國做業務時需要購買一些SaaS、應用,以適應中國的互聯網環境。

2016年以后,國雙用三年的時間把積累十幾年的能力“底座”,轉變成了一個平臺級的軟件,這也帶動了國雙客戶結構的轉變。“大量央企在目前自主可控、安全可靠的信創要求下,在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浪潮下,平臺軟件實實在在地給企業帶來利益與價值。”

2022年開年伊始,國雙科技呈現出強勁的業務增長態勢。截止目前,2022年合同訂單額接近10億元人民幣,并在不斷增長中。

打造智能化轉型的“底座”工具集

“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的概念很寬泛,我覺得它應該是在新的信息科技時代,可以做到大幅地解放生產力。”祁國晟這樣判斷。

在產業數智化轉型浪潮中,油氣田作為國家戰略資源和工業基礎,始終追求提質增效和高質量發展。2019年,國雙與某超大型油田企業開展了石油煉化產業的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探索。

在轉型過程中,數據壁壘、數據安全等問題備受關注,尤其是重點行業、重點央企的轉型更為謹慎。對于國雙科技的核心優勢,祁國晟概括為以下兩點:一是把很多原來條塊分割、煙囪式的數據實現全面打通,數據打通以后就能夠比較容易地、實時地拿到個人透明的、全面的數據;二是在智能化轉型中可以比較有效地運用算法模型,一手知識、一手數據,雙輪驅動很好地支持甚至部分替代腦力勞動者。

“這幾年實踐證明,非常有效!”基于全面感知的物聯接入,數字化、智能化融合管理體系,信息安全保障體系以及數據和業務的智能協同,國雙科技打造了一套全面感知、自動預測、智能調控、實時優化的產業智能化解決方案,實現了油氣田企業的組織優化、效率提高、管控提升、成本降低的若干建設性目標。

“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的‘底座’,就是一個工具集。就像去解決別人問題時,會帶一個‘背包’,里面裝著工具。這就要求工具集非常完備、非常穩定好用。”在祁國晟看來,在做別人看似定制化、個性化工作時,因為有了強大的工具集,既可以讓客戶感到滿意,又很有效率,“這個就是‘底座’的能力”。

從實踐來看,任何一家大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,都不止是一項技術工作,更多的是管理理念通過技術工具、信息系統的輸出。而對于各行各業來說,數字化轉型都不是一夜誕生,而是基于幾十年技術創新的延續。“我們的優勢在于過去積累的時間非常長,在積累過程中又因為種種原因,心無旁騖地去做聚焦、深耕,讓我們有非常完備的工具集。”祁國晟說。

自2020年以來,此起彼伏的疫情給數字化按下“快進鍵”。基于國雙科技解決方案,上述油氣田在面臨疫情帶來現場減員的管控下,不僅沒有因此造成對生產的不利影響,反而實現了產量不減反增的收益。

“根據疫情防控要求,生產現場人員只能控制在30%,這種情況下數字化價值就實實在在地凸顯出來了。疫情推動了數字化、智能化需求,很多央企在數字化轉型以及自動化運維、數字孿生上有明確需求,給了我們很多機會。”祁國晟說。

讓“底座”更加自主可控、安全可靠

在過往的企業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中,往往采用咨詢、平臺軟件選型、實施三步走式方式推進。而在平臺軟件選擇上,大多面臨著國外企業壟斷的局面。鑒于數據安全、本土適配、性能優化等諸多需求,亟需擁有自己的基礎軟件來解決“缺芯少魂”中“魂”的問題。

“我們要做的是,第一要有自己的平臺‘底座’能力;第二要在這個平臺‘底座’能力的邊界上,滋生出來咨詢,也就是和他對接的能力。”祁國晟說。

通過多年在大數據及人工智能領域的浸潤,國雙科技將自主可控、安全可靠數字化、智能化軟件“底座”技術優勢,運用于大型企業及政府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。

在夯實平臺軟件“底座”能力的同時,國雙科技也在不斷打磨基于業務場景的理解與咨詢能力,將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,從技術層面提升至覆蓋技術工具、信息系統、IT和DT等綜合輸出的管理理念層面,助推大型企業實現自上而下全業務、全鏈路的集團級數字化、智能化轉型。

不同于傳統的病毒庫、攻防,國雙科技更是將安全根植于數字化產品研發的骨髓里,確保超大型企業龐雜數據處理中的安全與穩定。比如,在平臺開發和應用過程中,先后開發出自主可控的數據倉庫、智能CRM等大型企業應用軟件,可以對SAP、甲骨文(Oracle)等國外同類產品進行升級替代,成為“國產替代”計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。

截止目前,國雙科技已擁有3000多項專利技術,并將不斷加大技術研發投入,促進平臺級軟件“底座”更加成熟穩健。因此,國雙科技成為工信部頒發的“網絡安全技術應用試點示范單位”,其工業互聯網數據安全智能檢測平臺也成為“網絡安全技術應用試點示范項目”。

經歷創業之初的篳路藍縷和行業轉型的裂變升華,未來在深耕企業服務的基礎軟件領域中,國雙科技將搭建包含咨詢、平臺基礎軟件、實施在內的生態系統,以對接更多政府及企業,為其提供更高效、精準、便利的大數據、人工智能一站式解決方案。“做一個成熟的基礎軟件企業,建立一個‘ecosystem’!”祁國晟這樣說。